她上一个台阶,和同伴一起到邻班去探求这位才华一哥的真面孔
发布时间:2020-05-08 06:22

 “啊,他用他的鼻孔瞪我!”楼道的尽头传来某女凄厉的叫声。随即,一行人哈哈大笑的簇拥着前行。唯有她,心口不一。表面笑得狼心狗肺,实际却失落满怀。从此,她又多了一个愿望:多希望他能等我一鼻子------

那年,她刚刚25岁,鲜活水嫩的青春衬着,人如绽放在水中的白莲花。唯一的不足是个子太矮,穿上高跟鞋也不过一米五多点儿,却心高气傲地非要嫁个条件好的。是相亲认识的他,一米八的个头,魁梧挺拔,剑眉朗目,她第一眼便喜欢上了。隔着一张桌子坐着,却低着头不敢看他,两只手反复抚弄衣角,心像揣了免子,左冲右撞,心跳如鼓。 两个人就爱上了,日子如同蜜里调油,恨不得24小时都黏在一起。两个人拉着手去逛街,楼下的大爷眼花,有一次见了他就问:送孩子上学啊?他镇定自若地应着,却拉她一直跑出好远,才憋不住笑出来。 他没有大房子,她也心甘情愿地嫁了他。拍结婚照时,两个人站在一起,她还不及他的肩膀。她有些难为情,他笑,没说她矮,却自嘲是不是自己太高了?摄影师把他们带到有台阶的背景前,指着他说,你往下站一个台阶。他下了一个台阶,她从后面环住他的腰,头靠在他的肩上,附在他耳边悄声说,你看,你下个台阶我们的心就在同一个高度上了。 结婚后的日子就像涨了潮的海水,各自繁忙的工作,没完没了的家务,孩子的奶瓶尿布,数不尽的琐事,一浪接着一浪汹涌而来,让人措手不及。渐渐地便有了矛盾和争吵,有了哭闹和纠缠。 第一次吵架,她任性地摔门而去,走到外面才发现无处可去。只好又折回来,躲在楼梯口,听着他慌慌张张地跑下来,听声音就能判断出,他一次跳了两个台阶。最后一级台阶,他踩空了,整个人撞在栏杆上,“哎哟哎哟”地叫。她看着他的狼狈样,终于没忍住,捂嘴笑着从楼梯口跑出来。她伸手去拉他,却被他用力一拽,跌进他的怀里。他捏捏她的鼻子说,以后再吵架,记住也不要走远,就躲在楼梯口,等我来找你。她被他牵着手回家,心想,真好啊,连吵架都这么有滋有味的。 第二次吵架是在街上,为买一件什么东西,一个坚持要买,一个坚持不要买,争着争着她就恼了,摔手就走。走了几步后躲进一家超市,从橱窗里观察他的动静。以为他会追过来,却没有。他在原地待了几分钟后,就若无其事地走了。她又气又恨,怀着一腔怒火回家,推开门,他双腿跷在茶几上看电视。看见她回来,仍然若无其事地招呼她:回来了,等你一起吃饭呢。他揽着她的腰去餐厅,挨个揭开盘子上的盖,一桌子的菜都是她喜欢吃的。她一边把红烧鸡翅咂得满嘴流油,一边愤怒地质问他:为什么不追我就自己回来了?他说,你没有带家里的钥匙,我怕万一你先回来了进不了门;又怕你回来饿,就先做了饭……我这可都下了两个台阶了,不知道能否跟大小姐站齐了?她扑哧就笑了,所有的不快全都烟消云散。 这样的吵闹不断地发生,终于有了最凶的一次。他打牌一夜未归,孩子又碰上发了高烧,给他打电话,关机。她一个人带孩子去了医院,第二天早上他一进门,她窝了一肚子的火噼里啪啦地就爆发了…… 这一次是他离开了。他说吵来吵去,他累了。收拾了东西,自己搬到单位的宿舍里去住。留下她一个人,面对着冰冷而狼藉的家,心凉如水。想到以前每次吵架都是他百般劝慰,主动下台阶跟她求和,现在,他终于厌倦了,爱情走到了尽头,他再也不肯努力去找台阶了。 那天晚上,她辗转难眠,无聊中打开相册,第一页就是他们的结婚照。她的头亲密地靠在他的肩上,两张笑脸像花一样绽放着。从照片上看不出她比他矮那么多,可是她知道,他们之间还隔着一个台阶。她拿着那张照片,忽然想到,每次吵架都是他主动下台阶,而她却从未主动去上一个台阶。为什么呢?难道有他的包容,就可以放纵自己的任性吗?婚姻是两个人的,总是他一个人在下台阶,距离当然越来越远,心也会越来越远。其实,她上一个台阶,也可以和他一样高的啊。 她终于拨了他的电话,只响了一声,他便接了。原来,他一直都在等她去上这个台阶。幸福有时候只需要一个台阶,无论是他下来,还是你上去,只要两个人的心在同一个高度和谐地振动,那就是幸福。

只记得当初是被他的才华吸引,然后怀着强烈的“求知欲”,和同伴一起到邻班去探求这位才华一哥的真面孔。幻想着他是那种优雅、温暖,有着天使美高梅国际官网网址下载,般面孔的人。可最终却被他赫然的大鼻孔震慑了。他真的是天使,是堕落的天使,在堕落时,没找对姿势,脸朝下趴在了地上,有正好被菜园子里的两颗葱袭击,于是,造就了英人的鼻孔。

别人见识才华一哥的庐山真面目后望而却步。她终究不是外貌协会,她对他仍然欣赏,热情不减。

她的努力没有白费,他们认识了。刚开始接触时,那英人的鼻孔就认真地诠释了“鼻大气粗”。大概是紧张吧,第一次正式见面时,他闭眼、深呼吸,再睁开眼却发现本来近在咫尺的她正在距离2米外的地方无辜地看着他······他竟把她呼出那么远,没关系,她不怕。她坚信距离再远,也不过一朵花的距离,真挚的心可以跨越过去。

三年过去了,有他的日子,真的过得很快。虽然每天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语,在她的眼里,却彰显了他的极大人格魅力。三年里,他是她的动力。为了他,她可以。终于终于,在高中开学的日子里,她寻到他忙碌的身影。只要还在一所学校,她的心里就很满意。

班级只隔了一个楼层,26个台阶而已,却没有勇气跨越过去。他和她,各自站在楼梯口,他想下,她想上,然后,转身,叹息。

“都已经高二了,你快去找他吧,别给自己留遗憾,好吗?你确定你要让他成为你人生中的匆匆过客吗?你问问你真的可以放下吗?”她怕自己死在某女的碎碎念中,走出教室。不自觉地又走向楼梯,这一次,她仍然没有与他不期而遇。却径直踩上那26个台阶。这阶梯太短,她还没有组织好语言,她该对他说些什么,正懊悔自己的一时冲动,却看见了他在楼梯口犹豫不决的身影,他也看见了她。眼神交汇的那一瞬间,他读懂了她的思念与爱恋。再也不要犹豫,再也不要徘徊,他说出了她期待已久的秘密,是的,他爱她。

他们都长大了,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。他是她的新郎,他的新娘是她,这庸置疑。他问她:你爱我什么?她甜甜一笑:我爱···我爱你的鼻孔。看他一头雾水,她接着说下去:因为你突兀的鼻孔,让很多仰慕你的人敬而远之;也因为你可爱的鼻孔,我一见倾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