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织各种小工艺品的雪白柳条,助力柳编企业和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
发布时间:2020-01-28 00:34

 

在家门口“编织”幸福梦 临沭县青云镇西朱崔村村民在进行柳编制作 这几年,山东省临沭县青云镇西朱崔村贫困户解祥光,一得空闲就会到村口扶贫车间打工。这是用柳条编的筐篮,这是用树皮做的圣诞树,这是用废旧木头做的挂件俺上年纪了,家里还有老人要照顾,离不得家。好在有空就能到这儿来打工,每个月都能挣个2000多块。能够在家门口编织幸福梦,解祥光高兴地告诉记者。 2016年以来,临沭在推进脱贫攻坚过程中,围绕柳编这一特色产业用工多、带动能力强的实际情况,通过创新工艺、开发新品、延长链条、做强电商等举措,着力推动产业转型升级。在此基础上,通过有针对性的为贫困户出政策、建平台、送技术、建车间等措施,放大了柳编产业的脱贫带动效应。 据了解,临沭柳编已从原本单纯的劳动密集型传统产业,发展成为了集种植、加工、出口为一体,具有高度原料指向型、工艺创造型、手艺引领型、市场创新型、需求导向型、出口外贸型等特点的产业体系。柳编龙头企业发展到128家,近年来自营出口额稳定在2亿美元上下,占全国柳编出口的四分之一。拒不完全统计,临沭间接或直接受益于该产业的人员超过20万人,其中贫困人口达7000多人,且人均柳编从业年收入过万元。 转型升级柳编产业实现三级跳 3月9日,走进位于临沭县特色产业园区内的鲁美达工艺品有限公司,在700平方米的产品展厅内,用树皮做成的圣诞树、墙饰,木块做成的烛台、花盆,树枝编成的风灯、圆环等工艺品,琳琅满目。 近年来公司立足柳编这一主营业务和加工工艺,开发柳木结合、柳草结合等新产品,专门从荷兰聘请设计团队,每年根据欧洲市场需求,用杞柳条根、棉根、桑根、葡萄根、树皮、木块、木条、葡萄枝、废旧布料、下脚料等为原料,设计成工艺品。董事长解自国介绍。 这几年,鲁美达公司的主营业务,已由柳编工艺系列产品,发展到涵盖木制品、柳制品、枝节制品、根雕制品、布衣制品及家居用品等领域,有超过1000多个花色品种,年产各类工艺品9000万件套,主要销往荷兰、法国、意大利等欧洲国家。 鲁美达良好的发展势头,是临沭柳编产业转型升级的缩影。据介绍,临沭杞柳栽培与加工历史悠久,早在1400多年前的青云镇,村民就将沭河岸边的杞柳编织成筐、箢子、簸箕等生产生活用品。临沭柳编产业自上世纪50年代起步,于1953年建县条编厂,1973年纳入国家出口计划,至今已经历了60多年的发展历程。 从单打独斗的家庭作坊到十几户、几十户一起的加工组,从加工组到精准调研建设的扶贫车间,从扶贫车间到规模发展的知名柳编企业,从柳编龙头企业再到柳编博物馆、博览会,临沭县的柳编产业经历了规模质量、产品转型的三级跳。临沭县柳编协会会长张东收说。 建好车间柳编产业为村庄注入新活力 惊蛰时节,齐鲁大地万物复苏。3月9日,走在曹庄镇朱村的街道上,脚踏石板路,入鼻清草香,道路两侧既有整齐排列的绿化苗木,还有独具特色的青砖瓦房,一个美丽富足、匠心独具、生态良好、人文和谐的美丽乡村尽收眼底。 谁能想到,2016年以前,这还是一个省定贫困村,一个四里八乡都有名的穷村乱村。谈到朱村脱贫攻坚的进程,村党支部书记王济钦特别感谢柳编产业为村庄注入的生机和活力:种植和收购柳条木料,利用扶贫资金建设扶贫车间和电商平台,成立合作社开发工艺、组织加工和销售,不仅能让村民足不出村挣工资,合作社延伸产业链条的增值收益,既能让村集体增收,还能为贫困户分红。 据介绍,临沭在推动柳编产业转型升级的基础上,带动脱贫攻坚主要有4项举措。一是帮建扶贫车间,引导贫困户参与柳编加工,实现就业扶贫。二是组织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参加柳编种植、编织技能、电商营销等就业、创业培训,确保一技在手脱贫不返贫。三是对符合政策的柳编企业,每帮助1名贫困户脱贫,金融机构协调给予不高于1万元的贴息或无息贷款。四是鼓励贫困村村集体领办股份合作社,利用各类扶贫产业项目和村内闲置资源,通过健康运营为贫困村户带来股份分红收入。 原先,柳编对工艺有一定要求,有些贫困户因为年龄大、素质低,难以进入。现在好了,随着工艺流程的标准化和产品开发的多样化,技术门槛降低了,参与环节增多了,各种类型的贫困户都能在这里找到活计,产业的脱贫带动能力更强了。现在,临沭已在镇村建成各类柳编加工点2000余个,直接带动近10万农民就业,覆盖贫困人员7000多人。临沭县扶贫办主任尹昌明自豪地说。 培育新增长极高端融合赢得满堂彩 日前,由淘抢购、天猫美家等电商平台共同举办的中国匠人临沭柳编发布会,通过天猫APP在线直播,短短2个小时,就赢得440万网友点赞和2.2万条留言,直播高峰线上观看人数过500万,参加活动的宜然家居、金柳、龙窝、尚居优品等4家天猫旗舰店销售额过50万元;淘抢购同步开展中国匠人柳编产品专场促销活动,24小时销售额突破150万元;金柳、宜然家居、荣华等一大批知名企业都建立了旗舰店 电商让柳编成网红,节会让产业增活力。2018年10月间,曹庄镇整合120万元资金,建起扶贫大棚、欧拉玻璃温室花房、柳编特色产品展馆,并在驻地召开了第五届临沭柳编文旅产业博览会,成为临沂市镇级单位首次承办全国性展会的新创举。展会共接待游客4万多人,为将本地柳编特色产业推向全国,助力柳编企业和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,带动贫困户脱贫增收倡树了样板。 5年前,时任曹庄荣华工艺品厂负责人的张志全,率先在朱村建起了第一个柳编扶贫车间。如今,在临沭柳编新旧动能转换工程的推动下,他又创立了全产业链平台化发展模式:先是在曹庄镇华侨村建立全国物流配送中心,后又建立千亩柳条基地,并于2018年成功创建为朱村柳韵田园综合体,开创了柳篮+花卉+旅游融合发展的新业态。 拥抱电商平台,发展节会经济,文旅融合发展这一系列举措,描绘了临沭柳编产业今后的发展图景。以柳条种植为基础,以柳编产业为支撑,结合沂蒙红色文化、临沭柳编文化、沭河景观文化和岌山省级地质公园等自然人文资源,打造以农业现代化生产、农事体验、工艺品生产和销售、工艺品展览、乡村旅游、产业旅游、红色文化旅游等高端融合产业链,让更多的农民在柳编产业链条上受益,是临沭柳编新旧动能转换的主攻方向。谈到今后的发展,张东收信心满满。

顺友只在大队的菜园旁和二丫儿过了一次家家,就被别有用心的人当饭后的话嗑到处散播,越传越离谱。这消息就像长了翅膀,很快传到大哥的耳朵里。顺友的大哥是大队的民兵连长,他马上派两个民兵,把自己的弟弟带到大队部,严加讯问。
  顺友从小没爹没娘,是大哥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拉扯大的,大哥对这件事非常重视。况且,那个二丫儿的父母是村里的地富反坏右。据说解放前她爷爷曾是昌滦乐一带有名的富户,抗日期间多次给日本鬼子通风报信。解放后,她家被定成地主成份。文革中,她们一家又被定为反革命分子。每逢召开批斗大会,她父亲都要在台上弯腰低头陪绑。台下的群众振臂高呼:只许你们老老实实,不许你们到处乱窜,煽风点火,破坏社会主义。坚决打倒地富反坏右,让汉奸恶霸永不抬头。如今自己的弟弟和汉奸的孙女来往,还传出这么多绯闻,这还了得。
  顺友大哥复员回家结婚时,村里好多小青年都来凑热闹。有的让新娘子点烟,有的让新娘子背毛主席语录,还有的偷偷摸新娘子的屁股。顺友也在洞房看热闹。隔壁的二丫儿妈悄悄把他拽出来,嘱咐他:“傻小子,你哥的洞房不许随便进的。走,去婶儿家去玩。”“不嘛,你家没我家热闹。”“走吧,让你大哥和你嫂子早点歇着。听话,等你长大了,婶儿给你说媳妇。”顺友说:“娶了媳妇就在一个炕上睡觉?”婶子说:“小孩子家,别瞎说。”顺友不服气:“二丫儿说的,她看过你和叔叔搂着睡觉。”婶子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额头:“再瞎说!”
  学校放暑假的时候,顺友放下饭碗就往二丫儿家跑。二丫儿爸盘腿坐在炕桌前喝酒,二丫妈坐在炕沿上给二丫儿盛饭。顺友靠在二丫儿家炕头的被摞上抱着大花猫,打开收音机,等着听刘兰芳播讲的《岳飞传》。
  “顺友,你咋老往我家跑?是不是看上我家二丫儿了?”
  “老娘儿们家,说话就是嘴上没遮拦。他大哥是民兵连长,咱家是地主成份。再说了,孩子才多大点儿呀?吃你饭。”
  吃完饭,正巧对门儿的春妮儿来找二丫儿去村东的沙岗子上割柳条儿。二丫儿妈摸着顺友的头嘱咐:“二丫儿和春妮儿怕长虫,你胆子大,帮她们看着点。”“嗯。”顺友和春妮儿各自回家,拿了镰刀,匆匆往外走。“离水坑远点儿,早点回来。”二丫儿妈不放心,追出老远,嘱咐着。
  村东沙岗子上的庄稼绿油油一眼望不到边,他们在田间排水沟的沟坡上寻找着编筐的柳条儿。春妮儿悄悄问二丫儿:“你去不?”“走。”于是,两个孩子穿过玉米地,来到一片坟地。顺友解开裤带,掏出小鸡鸡,对着老鼠洞撒尿。等了半天,还不见两个女孩儿回来。他好奇的穿过玉米地,看到两个女孩儿站起身,露出雪白的屁股。他闭了眼,心里像敲鼓,想看,又不敢睁眼看。
  “干啥呢?”突然,二丫儿和春妮儿叉着腰站在他的面前。
  “你不在那边呆着,跑这儿来干啥?”春妮儿步步紧逼。
  “说,刚才看到啥了?”二丫儿撅了个苞米叶子,捶打着顺友的脑袋没完没了得追问。
  “刚才我看见......”话没说完,顺友撒腿就跑。
  这天,他们割的柳条儿不多。晚上,二丫儿眼泡红肿肿的来找他。
  “顺友哥,我爸说他急等着柳条儿编筐用呢。明天再割这么点儿,就不给我买花书包了。呜呜......”
  第二天一大早,顺友就去找二丫儿。二丫儿妈告诉他,二丫儿和春妮儿天刚亮就去李家老坟割柳条儿去了。顺友一路小跑来到李家老坟,没找到她们的踪影。又去村东的沙岗子,也不见她们的影儿。他灰心丧气的在沟坡割了一小捆柳条儿,背起就往家走。
  路过大队的果园时,他看见园里的桃子稀稀拉拉的挂在树上,有些已经些红了。他忽然觉得有些口渴,放下柳条儿,准备去偷几个桃子出来。他悄悄靠近茂密的排水沟沿,不小心差点踩在一个人身上。“顺友哥,你想干啥?”
  他低头一看,原来是二丫儿和春妮儿在沟边洗脚呢。
  “顺友哥,你看圆子里的桑树条儿多好。”
  三个人绕着果园转了一圈儿,果园四周到处都是槐树棵子编的篱笆墙。上面长满了刺儿,甭说是人,就连鸡也很难进入呢。他们三个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,顺友用镰刀砍掉几颗槐树棵子,篱笆墙露出一个大洞。他猫腰厥腚往里钻,不小心裤子被划了个大口子。
  良久,顺友从里面探出头,悄悄地说:“喂,看园子的哑巴不在,等着,我割了柳条儿递给你们。”不大工夫,三个人就割了小山似的一堆柳条儿。临出来,顺友顺手摘了几个熟了的桃子,在垄沟的水里洗了,递给二丫儿和春妮儿吃。
  火辣辣的太阳爬到树梢上,把地里的庄稼快烤着了。知了扒开嗓子,叫声一浪高过一浪。
  二丫儿和春妮儿,刚才还嬉笑打闹呢,这会儿靠着柳条儿堆,睡得却像两个猪娃。顺友靠在她们后面,无论如何也睡不着。他爬在柳条儿上,见春妮儿侧躺着,二丫儿平躺着。二丫儿均匀的呼吸着,胸脯一起一伏,的确凉褂子下的两对小兔子不安分的跳跃着。顺友突生一种莫名的躁动,悄悄来到二丫儿身旁,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.......
  二丫儿觉得身上重重的,被什么压得喘不过起来。她以为是春妮儿和她捣乱:“干啥呢?睡觉也不老实。”顺友迅速爬起来,回到自己的地方假装睡觉。二丫儿用脚踢他的腚:“刚才干啥着?”“没干啥呀?”顺友坐起身,用手背揉着眼,不自然的打着哈欠说。“你压我,看我回家不告诉你嫂子。”“你们俩儿吵吵啥呢?自己不睡,让别人也睡不安生。”春妮儿仰脸看看天空,对顺友和二丫儿说:“快晌午了,我们回家吧。”
  “二丫儿,快看,那赶车的不是你爸吗?”顺友急忙把二丫儿爸喊回来,把柳条装在车上。一路上,二丫儿羞红了脸,狠狠地瞥着顺友。顺友低了头,不敢说话。所幸天近正午,没人看见。粗心的二丫儿爸只顾抽烟,一路上也没和他们搭话话。
  大哥派人把二丫儿爸找到大队部,让他老实交代,是怎么教自己的女儿勾引贫下中农子弟的。二丫儿爸有苦难言,只是耷拉了脑袋,一言不发。第二天,公社召集各村干部、民兵在村中的老槐树下开批斗会,二丫儿一家都弯腰站在台上。
  会后,二丫儿爸爸羞愧难当,上吊自杀。二丫儿妈也疯疯癫癫的在村中到处游走。二丫儿辍学在家,陪母亲艰难度日。最后不得不嫁给邻村一个大他十岁的光棍男人了事。
  公元2008年的某一日,衣锦还乡的顺友找到二丫儿,解释说那年他只是好奇,并没怎样她。二丫儿半晌无语,抹把泪说:“顺友哥,都过去的事了,还提它干啥.......?”

还乡河,河水荡漾,波光粼粼。岸边,柳条如发,随风摇曳。河边居住的一位青年,名叫伟岸,不远处,有位中年坐在马扎上,用柳条编织着大小不同的小工艺品,伟岸决心跟他学。

美高梅国际官网网址下载,于是,坐在中年身边,仔细观察,中年脾气古怪,见伟岸贴近,干着活的身子,偏离开伟岸视线。伟岸拿出烟,点上,递给中年,为讨好,让中年好好教。

中年说:向我学手艺,好啊,孔夫子教学生还要几束干肉,向我学,不花点什么吗?中年做了个得意的表情。

交点学费吧,不多要,五元钱。中年说。都是土里刨食,哪有钱交学费。要不,给我买两条中华牌香烟,没看师傅喜欢抽烟,中年说。那阵子,这牌子烟紧俏,即使有钱,也得疏通关系,才能买到这样牌子的烟,况且囊中羞涩?伟岸摇摇头。

帮我干活吧,中年说。干什么活呢?伟岸问。中年随意指着身旁一堆散发着苦涩味道的绿色柳条。将柳条的皮全剥了吧,好编织用。顺着柳条茬口,将柳条的一侧软皮撕开、攥紧,另只手对着柳条中间“骨头”使劲抽动,编织各种小工艺品的雪白柳条,即可抻出。

伟岸蹲在那里,干了一个多小时,才把那堆活干完,将白白柳条放在中年身边,伟岸的手都剥肿了,手上沾满了柳枝里脏兮兮的粘液。这回,可以教我了吧,伟岸站起来,说。

只见那位中年,从伟岸刚刚剥离好的那柳条堆里抽出几根短的,傲慢地甩给伟岸,敷衍地说了几句,让伟岸试着编织。开始不得要领,编得七扭八歪的,请教,中年不耐烦,说:不要总问,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,自己悟吧。

以后,伟岸自己割柳条,剥去皮,自己编,编了很多,不好看,没人稀罕,也没人爱用。伟岸又回到中年身边,观察编织每道环节,如何打底、如何折弯、如何收尾,有时忘记吃饭。渐渐长进,编得也好看了些,尽管中年并不爱理他。

此时,中年有了防备,见伟岸过来,停下来,吸烟,停止手中的活计。伟岸走开了,再干活。中年担心伟岸学会手艺会和自己竞争,失去村里人面前显摆柳编大腕身份。再教教我吧,伟岸央求着。

可以教,有个条件。中年说。什么条件我没答应,只要您说出来。真的什么条件都答应?中年叫板。哪会假,说呀,说呀。伟岸催促着。

那我可说了,我撒泡尿,你喝了,我就教你。这位中年拿过身旁一个空瓶子,做接尿动作。中年使尽损招,回绝伟岸孜孜好学的诚意。

伟岸听罢,好像闻到一股令人作呕、想尽早离开的尿的骚味,脸色阴沉下来。甩出一句,你太过分了,除你,不信就没人教会我。伟岸气的肺都要炸了,转身,离开了这位中年。

伟岸悄悄地去邻村一位编织老人学成手艺。

伟岸渐渐长进了。家人鼓励其好好学习。说编织出有用东西可以卖钱,补贴家用。河边柳树上有的是柳条,任你怎样取用,也是沧海一粟。

那时农村不允许搞种田以外的活计,遇到,就抓、就逮,像用柳条编一点小玩意,没人注意,即使被人看到,会说,编着完,消磨时光。

事实也是这样,小玩意编出来,谁喜欢,就送一个。说是送,可谁肯白拿别人辛苦鼓捣出来的东西,就悄悄送回一些零钱作为回报,用柳条做小工艺品,在嬉戏与挣钱之间,并不会惹人注意,那时土里刨食,挣到这点小钱,也是农家买油盐急需。

一次,伟岸拿着用柳条编织的带花边、精致的小工艺品,在路上走,中年从来也没见过这样的东西,生出嫉妒,伟岸是哪里学的,中年毕竟是村里的柳编大腕,不好撂下身段,向毛头小伙请教,看见伟岸手里的东西,只是远远的盯住不放。

伟岸将编织的令中年垂涎的小工艺品,随意的放到室外窗台上,第二天,不知什么时候,窗台不远处的篱笆墙,扒开个豁口,是晚上被人扒开的。是谁这么讨厌,糟蹋东西。家人拿来几棵带叶的树枝将豁口堵上。

伟岸观察四周,是不是窗台上的小工艺品诱惑,有人才豁开篱笆,准备顺着这条路径拿走,是哪家淘气的孩子所为?

又联想到白天,那位老人对自己手拿的编织小工艺品,两眼盯着不放情景,会不会是他要偷拿去我的东西,回去琢磨,提高他的手艺?想到此,伟岸暗喜,恨意顿消,终有颠倒过来的这一天了。

晚上,天渐暗,伟岸走到用树枝堵上豁口边,将堵上的树枝一棵棵抽开,篱笆墙又有了足以过人的豁口。

夜色渐浓,朦胧中,透过窗户,篱笆豁口处闪过一个秃顶,渐渐地,一双大手在窗户前闪现,攥住那个小玩意,瞬间,就埋没在模糊之中了,这人正是刁难他的、头顶简化的没了东西的编织中年。

中年哈摸着腰,低着头,迈着猫步,从篱笆豁口荡进来,而后,溜出去,宛如一条永远也见不得光明、在水下石缝中穿行的黑黝黝的潜鱼。

伟岸编织的小工艺品在村里名声鹊起,那位编织中年,从此销声匿迹。

 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