缓缓走到沉睡在鲜花丛中的父亲身边,就在报上发一则讣告吧
发布时间:2020-03-20 11:42

  她说,到时,就在报上发一则讣告吧,就当是最后的情书。
父亲的葬礼上,她的出现颇为意外,只为,所有亲朋好友中,竟无人识得她的身份。
七十岁许的妇人,着手织的黑色毛衣,襟上别一朵小小的白花。发已花白,梳理得整整齐齐,微胖,容貌依稀可辨年轻时的姣好。
是独自一人前来,在葬礼快要结束的时候。入场时,她微微犹豫了一下,然后,缓缓走到沉睡在鲜花丛中的父亲身边,注视他,良久。
目光温和柔软,并无太多悲伤。
妇人靠近父亲,唇微微蠕动,说了些什么。之后,竟露出浅浅笑容,朝着魂魄已去往天堂的父亲挥挥手。
还是过去轻轻搀扶住她,虽然并不相识,但能来送父亲这一程,作为女儿,我当感激。
是在对视的刹那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,那圆润的脸型,那并未在光阴中老去的秀丽眉目,那温和的眼神……
只是,我在哪里见过她?
妇人微微颔首,拍拍我的手背,问父亲走时可好。
是父亲天年,并未被疾病折磨太久,前日睡去,便未曾醒来。我简短叙述了父亲临终前的情形,甚至父亲离开时,似乎还是微笑的。
那就好。她亦似微笑,眼中却忽然涌出泪水,喃喃道,去吧去吧,重逢有期。然后,妇人松开我,并不像其他的祭奠者,依次安慰悲痛的家属,只是又转头去深深看父亲片刻后,缓缓离去。
我送她到外面,她回头说:别太难过,那是每个人的归途,也是新的开始。
我点头,她的话,我懂。只觉这老妇人,无论气质和谈吐,都是如此简洁不俗。
但是,她是谁?我始终疑惑,也想知晓她的身份,以便日后礼尚往来,于是,试探地问她如何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。
她顿了一下,说她看到报纸上的讣告。
我心下一动,原来是讣告!父亲早早就同我们说,等他百年时,一定记得在晚报上发一则讣告。
美高梅国际官网网址下载,最初父亲说这个话题时,身体尚好。记得当时还同他开玩笑,说他这一辈子,家人朋友包括同事,都在这个城市,有什么风吹草动,一人知便人人知,何用在报纸上发消息呢?
父亲这样答:总要在形式上和这个世界告别一下吧。
如此当了几次玩笑,后来终于发觉父亲是认真的,甚至这么多年,他每日看报,从来不曾遗漏过那个小小角落里发布过的某人离世的信息。而他,也一定要这样一个小小的形式——这要求又何尝过分?故此,父亲去世当日,哥哥便去报社发了一则讣告。
但来吊唁的人,全是口口相传得到的消息,多数人看报纸时都不会留意那则小小的讣告,她却看到了。下意识地,我想,或许父亲的讣告,是为她而发。
也就是在那一瞬间,我记起了父亲老相册中的一张老照片。年岁太久,那照片已经泛黄,但照片中的人依旧面目清晰,是个梳短发、面容姣好、笑容甜美的年轻女子。
记得最初看到这照片时,我还是小孩子,指着她问母亲:“这是谁啊?”
母亲似是微微犹豫片刻,答:“是妈妈以前的同事。”
又问:“怎么没有见过她?”
母亲这样说:“她去了很远的地方。”
继续问:“多远?”——小孩子终归好奇。
母亲就微微叹口气:“很远,反正是,回不来的那种远。”
于是不问了,之后很多年,也果然不曾见过她,只浅浅留了一个这样的印象。之后关于她的话题再未被提起,而长大后,我亦不再好奇。后来也是闲来无事翻父亲的那本旧相册,再次看到那张照片时,闪念间觉得,母亲说的那个远方,也许是天堂吧。
但,我想错了。她尚在世间,且就在这个城市,否则,她不会看到那份只在本市发行的报纸。
可是为什么一年前母亲去世,这个她口中多年前的同事,却并未来送她最后一程?而现在,她却来送父亲,一个人,以这样的深情。
一个女人的目光,只有蓄满深情才会那样温和柔软,我亦爱过,分辨得出。
我太想知道答案,但彼时并不适合纠结于这个疑惑,在离开前,我恳请妇人留下联系方式。
她没有拒绝,说:“他已经不在了,你见我,不算违背约定。”
约定?她和父亲之间,该是怎样?
三日后,我收拾过悲伤的心情,在离家不过三公里的另一个小区,再次见到她——她不仅不远,和我们,也只是隔着穿城而过的那条河。
情由一如我的猜想,她的叙述亦简单明了。
她并非母亲的同事,而是和父亲深深相爱过的女子,只因彼此家庭的缘故,他们终究没有能够在一起。后来父亲在祖母的逼迫下娶了母亲,父亲结婚两年后,她也嫁了。出嫁前,她和父亲见了此生最后一面,约定从此以后不再相见,不去影响彼此的生活。但是,多年后,不管谁先离开,另一个人,都要去送对方最后一程——见最后一面,为来生相见、相认、相亲。她说,到时,就在报上发一则讣告吧,就当是最后的情书。
听至此,我再也忍不住泪湿衣衫——她同父亲分开时,也不过20岁的年纪,从此半个世纪、三公里的距离,咫尺天涯再无彼此的音信,约定的最后的情书,却是讣告。
那么如果真有来世,母亲,就请许父亲下一世同她走吧,不为别的,只为他们今生恪守的承诺,为他们今生最后一次相见时深情的目光,为她说的重逢有期。
为,这世上最凄美的一封情书。

★ 励志语录——生命太过短暂,今天放弃了明天不一定能得到。 ★

  他说,到时就在报上发一则讣告吧,就当是最后的情书。
  
  母亲的葬礼上,他的出现颇感意外,因为,所有的亲朋好友中,没有一人认识他。
  他近八十多岁的老人,精神矍铄,站在这里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。穿一件黑色的风衣,襟上别着一朵白色的小花。头发花白,却齐齐整整,可以看出他当年的英俊帅气,卓尔不凡,风流倜傥。
  独自一人,在葬礼快要结束的时候,缓缓地走到鲜花丛中的母亲身边,默默地注视她,许久,许久。
  目光慈悲柔软,满含深情,并无太多的伤感。
  老人靠近母亲,嘴唇微微蠕动,低声地说着什么,因为声音太低,别人根本无法听到什么。之后,站直身子,朝着母亲挥一挥手。过去轻轻地搀扶他,虽然并不相识,只为能来送母亲一程,作为儿子就当感激,就当磕头谢礼。
  就在对视的刹那,就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他的伟岸,他的俊朗,他的卓尔不凡,他的眉宇间的慈眉善目。
  在哪里见过呢?老人微微点头,拍拍我的肩膀,问母亲走得可好?
  母亲性格内向,不拘言谈。平日里身体很好,未曾被疾病折磨过,只是前日睡去,便未曾醒来。母亲离开时,并没有痛苦的表情,脸上似乎还在微笑着。
  那就好。他也微笑,转向母亲,喃喃道,去吧去吧,后会有期。然后转身离去。
  送他到外面,他回头安慰我,不要太难过了,人终究要走这一步。
  我点头,他的话,我懂。只觉得这位老人与众不同,无论气质和谈吐,都是那么的不俗。于是,我试探着问他如何得知母亲离世的消息。
  他停顿了一下,说他看到报上的讣告。
  我心里动了一下,原来是讣告!母亲早就跟我说,等她到了那么一天,无论如何记住在报上发一则讣告。
  最初母亲说这话的时候,才刚刚退休,身体硬朗。我们都以为她在开玩笑。说我们这一家子,亲朋好友都在这座城市生活,即使有个别生活在稍微远点的地方或者生活在乡下,现在是信息时代,一个电话,一封电邮,几千里路,瞬间就到,何用在报上发讣告?
  母亲说:“走个形式吧!不会费太多的钱,就算向这个世界告别一下吧!”
  如此玩笑,岂能当真,后来发现母亲是认真的,甚至这么多年来,母亲每年订报看报,每次看报,角角落落也不曾放过,尤其不放过边角发布过的某人离去的信息。而她,也一定要以这样一个小小的形式向这个世界告别。母亲的要求不高,也不过分,所以在母亲离去的当天,就去报社发了一则讣告。
  但是来吊唁的人,都是电话告知的,或者口口相传得到的消息。只有他却是看到了报上的讣告。
  也就在那一瞬间,我记起了母亲抽屉里的一张老照片,泛黄的老照片。母亲有几次闲来无事,拿着照片默默地端详,许久,许久。那是一个高挑俊朗的帅小伙,浓浓的眉毛,大大的眼睛透着智慧。
  记得当时曾经问过母亲:“这是谁啊?”母亲稍微犹豫了一下,说:“是妈妈一个远房表姑的儿子,你的表舅。”
  又问:“怎么没有见过?”
  母亲说:“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。”“多远?”“很远很远,远得永远回不来!”于是就不再问了,之后许多年,也果然不曾见过他,只浅浅地留下了一个印象。长大后,一次闲着无事,又一次在母亲的抽屉里看到了那张照片,不再好奇,只是认为母亲说的那个远方,或许就是天上吧!
  但是我错了,他尚在人间,或许不远,否则怎么会看到那则讣告?
  可是,五年前父亲的离世,怎么没见他来送最后一程?而现在他却来送母亲,一个人,以这样的深情。
  我太想得到答案,我恳请他留下联系电话。他没有拒绝,说:“她已经不在了,你见我,不算违背当初的约定!”
  约定,他和母亲之间该有个什么样的约定,要用一生来守候。
  半个月后,我收拾起悲伤的心情,见到了这位老人,他居住在这座城市的临县,相距不远,七八十里的路程。
  泊好了车,他已经在路边等候。在咖啡馆里坐下。情景如我的猜想,他的叙述简洁明了,寥寥数语。
  他不是母亲的远方表哥,而是母亲深深爱着的男子。只因1957年的一场运动,他的父亲被划成右派,他成了右派的儿子,外祖母死活不愿意把母亲嫁给右派,那时候,右派是人们躲避的瘟神,谁敢把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右派的儿子,那就是万劫不复的火坑。
  后来外祖母做主,母亲嫁给了父亲。母亲结婚后,他去意已决。他们见面了,见了此生最后的一次面,约定今后不再相见,不去影响彼此的生活。但是,百年之后,不管谁先离去,都要在报上发一则讣告,活着的一位,要去祭奠,见最后一面,认准对方,以便到另一个世界相见,相认,相爱。他们说完这些,挥一挥手告别,她就回家了,他呢?就去了远方,一去就是半个世纪。
  母亲说,到时,就在报上发一则讣告,就当最后的情书。
  听到这里,泪水潸然。他和母亲分开时,也就是不到三十岁的年纪,从此半个世纪,天各一方。约定的最后的情书,竟然是一则小小的讣告。
  晚年的他回归故里,过着安逸幸福的退休生活,每天必看报,尤其关注边边角角的讣告,就为了当初的那个约定。
  如果有来生,父亲,请允许母亲同他走吧,不为别的,只为今生他们恪守的承诺,为他们今生最后一次相见深情的目光,为他说的后会有期。为,这世界上最凄美最无奈最令人心碎的情书。

 

作者:宁子

父亲的葬礼上,她的出现颇为意外,只为,所有亲朋好友中,竟无人识得她的身份。

七十岁许的妇人,着手织的黑色毛衣,襟上别一朵小小的白花。发已花白,梳理得整整齐齐,微胖,容貌依稀可辨年轻时的姣好。

是独自一人前来,在葬礼快要结束的时候。入场时,她微微犹豫了一下,然后,缓缓走到沉睡在鲜花丛中的父亲身边,注视他,良久。

目光温和柔软,并无太多悲伤。

妇人靠近父亲,唇微微蠕动,说了些什么。之后,竟露出浅浅笑容,朝着魂魄已去往天堂的父亲挥挥手。

还是过去轻轻搀扶住她,虽然并不相识,但能来送父亲这一程,作为女儿,我当感激。

是在对视的刹那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,那圆润的脸型,那并未在光阴中老去的秀丽眉目,那温和的眼神……

只是,我在哪里见过她?

妇人微微颔首,拍拍我的手背,问父亲走时可好。

是父亲天年,并未被疾病折磨太久,前日睡去,便未曾醒来。我简短叙述了父亲临终前的情形,甚至父亲离开时,似乎还是微笑的。

那就好。她亦似微笑,眼中却忽然涌出泪水,喃喃道,去吧去吧,重逢有期。然后,妇人松开我,并不像其他的祭奠者,依次安慰悲痛的家属,只是又转头去深深看父亲片刻后,缓缓离去。

我送她到外面,她回头说:别太难过,那是每个人的归途,也是新的开始。

我点头,她的话,我懂。只觉这老妇人,无论气质和谈吐,都是如此简洁不俗。

但是,她是谁?我始终疑惑,也想知晓她的身份,以便日后礼尚往来,于是,试探地问她如何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。

她顿了一下,说她看到报纸上的讣告。

我心下一动,原来是讣告!父亲早早就同我们说,等他百年时,一定记得在晚报上发一则讣告。

最初父亲说这个话题时,身体尚好。记得当时还同他开玩笑,说他这一辈子,家人朋友包括同事,都在这个城市,有什么风吹草动,一人知便人人知,何用在报纸上发消息呢?

父亲这样答:总要在形式上和这个世界告别一下吧。

如此当了几次玩笑,后来终于发觉父亲是认真的,甚至这么多年,他每日看报,从来不曾遗漏过那个小小角落里发布过的某人离世的信息。而他,也一定要这样一个小小的形式——这要求又何尝过分?故此,父亲去世当日,哥哥便去报社发了一则讣告。

但来吊唁的人,全是口口相传得到的消息,多数人看报纸时都不会留意那则小小的讣告,她却看到了。下意识地,我想,或许父亲的讣告,是为她而发。

也就是在那一瞬间,我记起了父亲老相册中的一张老照片。年岁太久,那照片已经泛黄,但照片中的人依旧面目清晰,是个梳短发、面容姣好、笑容甜美的年轻女子。

记得最初看到这照片时,我还是小孩子,指着她问母亲:“这是谁啊?”

母亲似是微微犹豫片刻,答:“是妈妈以前的同事。”

又问:“怎么没有见过她?”

母亲这样说:“她去了很远的地方。”

继续问:“多远?”——小孩子终归好奇。

母亲就微微叹口气:“很远,反正是,回不来的那种远。”

于是不问了,之后很多年,也果然不曾见过她,只浅浅留了一个这样的印象。之后关于她的话题再未被提起,而长大后,我亦不再好奇。后来也是闲来无事翻父亲的那本旧相册,再次看到那张照片时,闪念间觉得,母亲说的那个远方,也许是天堂吧。

但,我想错了。她尚在世间,且就在这个城市,否则,她不会看到那份只在本市发行的报纸。

可是为什么一年前母亲去世,这个她口中多年前的同事,却并未来送她最后一程?而现在,她却来送父亲,一个人,以这样的深情。

一个女人的目光,只有蓄满深情才会那样温和柔软,我亦爱过,分辨得出。

我太想知道答案,但彼时并不适合纠结于这个疑惑,在离开前,我恳请妇人留下联系方式。

她没有拒绝,说:“他已经不在了,你见我,不算违背约定。”

约定?她和父亲之间,该是怎样?

三日后,我收拾过悲伤的心情,在离家不过三公里的另一个小区,再次见到她——她不仅不远,和我们,也只是隔着穿城而过的那条河。

情由一如我的猜想,她的叙述亦简单明了。

她并非母亲的同事,而是和父亲深深相爱过的女子,只因彼此家庭的缘故,他们终究没有能够在一起。后来父亲在祖母的逼迫下娶了母亲,父亲结婚两年后,她也嫁了。出嫁前,她和父亲见了此生最后一面,约定从此以后不再相见,不去影响彼此的生活。但是,多年后,不管谁先离开,另一个人,都要去送对方最后一程——见最后一面,为来生相见、相认、相亲。她说,到时,就在报上发一则讣告吧,就当是最后的情书。

听至此,我再也忍不住泪湿衣衫——她同父亲分开时,也不过20岁的年纪,从此半个世纪、三公里的距离,咫尺天涯再无彼此的音信,约定的最后的情书,却是讣告。

那么如果真有来世,母亲,就请许父亲下一世同她走吧,不为别的,只为他们今生恪守的承诺,为他们今生最后一次相见时深情的目光,为她说的重逢有期。

为,这世上最凄美的一封情书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